【吾妻小惠-凌虐】

2009/01/28表於:春M四合院

  小惠,一个美丽的女人,从20岁跟随我至今也已八年。八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八年也磨成了成熟的少妇,然而究竟是年轻的女子好玩,还是充满韵味的少妇美丽,这中间真有许多难以形容的转变,未婚前的行如偷情,已婚後的夜夜狂欢,追求肉体的满足,久婚的疲乏、经济的压力,引发渴望找寻曾经热恋的激动,於是新的情爱恋曲再次谱成跳跃般的音符。

              (1)h

  那一天,忙碌而疲惫的工作与开会早把我搞得怒气上冲,该死的助理把交代的事忘得一乾二净,问将起来还一脸茫然,客户催单的电话又是一通接着一通,闷着一肚子火,装着笑脸,耐着脾气好说歹说的总算摆平。

  正叹着主管难为时,突然一通电话进来,助理说:「副理,夫人有急事,三线。」我心想:「在家里还有啥急事,又没小孩,打电话来做啥?」正作无奈何处,接起电话,有气无力的说:「我现在很忙,没啥事别吵我。」小惠却急急地说:「老公,厨房起火了,我打不灭,你快回来救我!」哗!这还得了,辛辛苦苦好几年,就为了付房贷,万一没了房子还得了!我想也没想的往外冲,丢给助理一句话:「我家发火了,有事找我一律明天说。」冲到停车场,开着车便往家里的方向狂飙,心里那个急啊,只差恨不得立刻到家救火。

  谁知,一到家门口,啥火?没啊,也没烧焦的味道啊!急急忙忙掏出钥匙,进了大门便往里大喊:「小惠!小惠!」声音之大,连邻居都惊动了,跑了出来看热闹。冷不防地一个人影扑了上来,我本能的一把抱住她,惊声的问:「发生什麽事,不是着火吗?」却听小惠柔媚的说:「对啊,烧到我了。」我奋力推开小惠,丝毫没想别的,心急的用双手搜寻着小惠的身体。没啊!

  哪里烧到了?搜寻到一半,赫然发现不对,小惠身上穿着是白色半透明薄纱低胸露背、超短迷你紧身窄裙的短洋装,脚上是银色漆皮5寸厚底细跟高跟鞋,洋装里一丝不挂。

  突然手机铃声大作,我急忙接听,电话中助理要我赶紧上线,有重要视讯会议,是大陆分厂的业务课长要找我。在此同时却感觉我的腰带被松开,裤子拉链被拉下,胯下阳具一阵温暖,我急忙低头一看,小惠正一手爱抚着她的性器官,一手握住我的阳具,侧着脸正疯狂的用嘴吮吸、吞吐着我的大鸡巴,但是眼睛却看着门外的方向。

  我扭头一看,哗!隔壁那个刚从海军陆战队退伍的年轻小伙子,裸露上身只穿着内裤,胯下顶得老高,嘴巴大开,两眼直直的死盯着小惠的身体和动作。我不及细想,扶住小惠的头,将阳具一插到底,整根没入小惠的口中,直达喉咙,再艰难的移动身躯到门边,瞪了那家伙一眼,用力地把门关上。

  此时,我再也忍不住怒气,破口大骂:「!你这贱货,嘴里含我的鸡巴,居然眼睛还看着别的男人的鸡巴,你乾脆去三重豆干厝的妓女户卖潞昧恕!刮冶ё判』莸耐罚醚艟呖癯槊退偷拿H着小惠的嘴。猛然想到,不对,我还有视讯会议,一把推开小惠,奔向电脑前,打开电源後,指着小惠说:「不准出声,我要先开会。」萤幕不一会儿,出现了分厂年轻美丽的女业务课长的画面,此时小惠,居然跪着溜到我的两腿之间,握住了我的阳具,又开始吮吸起来。无奈的,我只好一边任由小惠不停地口交,一边听取分厂女业务课长的简报。可是哪个男人撑得住小惠高超的口交技术,她一边搓揉我的睾丸,一边不停地吮吸、舔弄着龟头,搞得我j火焚身,真想站起来把小惠干到爽。

  可是只要我一站起来,大陆分厂那边的视讯,立刻就会看到小惠含着我的诺难樱遣痪汪艽罅耍恐缓们咳j火,一边把手伸到胯下抚摸小惠坚挺、充满弹性的奶子,一边看着分厂女业务课长的简报,还得思考问题的解决办法。
  可是眼睛看着年轻美丽的女业务课长的脸庞,胯下淫荡的小惠不停刺激着阳具,那种一心两用、淫j与理性交错下,逼迫我的大脑兴奋到临界点,终於要爆发了。我大叫一声:「等一下!」双手伸到底下扶住小惠的香肩,低头看着小惠充满淫j与妖媚的眼神,体内滚烫的精液,在小惠的口中强烈的喷发,直到精液全进了小惠的嘴里。

  我脸上带着兴奋而满足的样子,看着小惠张口让我看她口中充满我的精液,还用舌头玩弄那些浓稠的液体,慢慢地吞吃着,直到所有的精液一滴不剩都被小惠吞进的身体里。

  倏然,糟了!五分多钟我快乐兴奋的表情,全透过视讯传到分厂女课长的萤幕上。我抬头一看,完了!女课长用一种很难形容的表情和语调对着麦克风低声的说:「副理,你怎可以在视讯会议里对着我做这种事?」这下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只能说:「对你,我什麽也没做,余事一言难尽,等下我回公司,会将你的简报汇报给上级。」之後,赶紧关闭视讯。

  「老公,你也是看着别的女人,却把精液射进我嘴里,你把我当成什麽?荡妇?还是妓女?帮你退火,还被你骂贱货,我就那麽下贱?」小惠越说越气,竟然拉住我的阳具,张口便是一阵狂咬,婚前发誓不动手打小惠的我,只能强忍下体的疼痛,直到小惠松口,阴茎上已布满了小惠的咬痕。

  小惠抬头看着我,脸上爬满泪痕委屈地说:「我知道我当过妓女,被数不清的男人干过,妓女、淫妇、婊子、贱货、男厕、公车,都曾是我的头衔,男人发泄在我身上的精液次数比你射出来的还多。但是你可曾想过,结婚之後,我尽心地服侍你,每次都让你尽兴,今天你却看着别的女人射精,你对得起我吗?」小惠的一阵抢白,我竟张口无言以对,讷讷的说:「那你想怎样?」「找一天任我蹂躏,就原谅你!」「好。」谁知这句「好」,竟开启完全不同的两人世界。
              (2)狂的br>
  这个周日,上午七点的清晨,阳光轻洒,习惯裸睡的我,醒来坐在地上的小羊毛地毯上。不一会儿,耳边传来小惠熟悉的高跟鞋脚步声,我不理会地继续享受清晨的春阳,突然下体一阵剧痛,睁眼一看,小惠穿着5寸的尖头细根黑色漆皮高跟鞋,一脚踩在我清晨勃起的阴茎上,痛得我抱住小惠的大腿,想将小惠的脚抬开,却因为疼痛,根本无法用力。

  我求饶说:「好痛!好痛!别踩了……」小惠凶狠的说着:「你不是答应要让我蹂躏一天吗?我就让你以前我嫖男妓的滋味。从现在开始,不准反悔,舔我的脚,要是舔得我不爽,你就给我小心一点!」剧烈的疼痛,加上被小惠踩着命根子,我根本无力反击,强忍着痛楚,颤抖着用舌头舔着小惠的大腿。不知是不是没舔对地方,小惠突然踩得更用力,还扭了一下,痛得我头皮发麻,紧紧抱着小惠的脚,阴茎因为疼痛,充血得更厉害,反而更硬,也更痛。

  小惠冷冷的说:「舔轻点,舔我大腿内侧才会爽,要是再像刚刚那样舔得不痛不痒,有你的罪好受。」无奈之下,我只好轻轻舔着小惠大腿内侧,双手也轻轻抚摸着小惠的脚,心里期待着小惠能脚下留情,踩轻一点。耳边渐渐地传来小惠的呻吟声,想来应该是舔对了,心想应该没错,小惠应该很爽了,突然阴茎又传来一阵剧痛。

  「你是猪啊?只会舔大腿,不会舔别的地方啊?」小惠一脚踩住我的阴茎,一脚踩在床上,我痛得低头去看我的阳具,鸡巴都被高跟鞋踩扁了,龟头红得发紫。小惠把我的头按进她的迷你裙里,命令似的要我舔她的穴,吃她的淫水,我痛得根本无法思考,只能仰着头,从小惠的大阴唇、小阴唇,阴蒂,不停地舔,小惠舒服得呻吟不断,淫水直流。

  此时小惠突然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拉出她的裙子,「啪」的一下轰了我一巴掌大骂,要我把舌头伸出来插她的拢职盐业耐钒唇拿阅闳估铩R蹙ケ恍』莶仍诮畔拢吹轿业拇竽愿疚薹ㄋ伎嫉厣斐錾嗤罚斡尚』萦盟囊趸Ъ橐业淖欤煌5赜砍鏊囊趸В魅胛业目谥小br>
  小惠恶毒的说:「男人真是下贱,说什麽拜倒在石榴裙下,还不是为了干女人。你就好好给我享受我当妓女时曾被千人、万人干,无数男人在里面射过精的拢钗沂羌酰透壹亲≌馕兜溃梦独俸煤闷它被别的男人干过的滋味。」此时小惠不仅用她的虑考樽盼业淖欤踔劣盟直ё∥业耐罚盟髯乓虏煌5卦谖伊成嫌昧δΣ粒踔劣梦业谋亲尤ザニ囊醯伲科任胰ハ硎芩奔伺北磺蚰腥思橐奈兜溃梦衣仿扯际切』蒺こ沓淼囊br>
  耳边尽是小惠满足的呻吟声,甚至小惠每一次兴奋时,就用她穿着6寸黑色漆皮细根高跟鞋的脚在地上不停地踩着、搓揉着、践踏着、蹂躏着我的阳具,直到小惠最後一次高潮时,金鸡独立般透过高跟鞋,将全身重量踩在我的阴茎上颤抖,阴户里的淫水在我脸上横流,直到她舒服的翻身躺在床上,仍将我的脸强按在她迷你裙里的律希硎芗橐业淖臁⑽业牧常遣煌酝奈麓妫业囊蹙ヒ膊悸』菹父吒椎男。艟哒鲋渍腿韧础br>
  我站起身,本想冲去浴室洗掉满脸的淫水,谁知小惠一声断喝:「站住!不准洗脸,衣服穿一穿,跟我去量贩店买东西。」我穿着衣服,尤其是穿裤子时,胀痛的阳具要塞进裤子里一刻,那种痛苦真是难以形容。

  此时小惠淫笑着:「怎麽?会痛吗?把裤子脱了,坐到化妆椅旁边的地上等着,我还要穿衣服化妆呢!」我无奈的脱了裤子,坐到椅子旁的地上,谁叫我答应小惠任她蹂躏一天!

  小惠开始换衣服,但是每拿一件衣服去穿衣镜前,就一定得经过我,她就用穿着5寸尖头细跟黑色漆皮高跟鞋往我的鸡巴踩一下,踩得我痛不欲生,阴茎上的鞋印,一横一横的清晰可见,甚至有时乾脆踩着我的鸡巴换衣服,真是一大酷刑,就在小惠是穿衣服的过程,她的淫水在我脸上也渐渐乾涸成类似龟纹一般。
  我忍不住的咒骂:「过了今天,我一定破你这贱货的烂拢 剐』萏耍谎圆环ⅲ刺Ы啪屯业募Π陀昧Σ认氯ィ吹梦壹负趸韫ァN彝吹帽ё⌒』莸拇笸龋瓶诖舐睿骸该H你的拢∧阏馊司】煞虻钠坡椋嗣H、万人干的烂婊子,要是踩烂了我的鸡巴,我就找人轮奸你!」小惠一脚踩在我的鸡巴上,一脚踩在椅子上,冷笑说:「轮奸我?等今天过了吧!」接着小惠又拉着我的耳朵,把她的双脚打开,用她的露宰盼业牧乘担骸咐矗阅愕逆恍宙坏苊谴蜃耪泻舭桑 刮倚∩璧囟宰判』莸囊趸担骸告桓珂坏苊牵忝呛谩!剐』菀ψ潘担骸刚婀浴@矗酒鹄矗涯愕募Π筒褰业囊醯览锶ィ愕逆恍值苊窍蚕喾臧桑 刮液藓薜卣玖似鹄矗南耄骸缚次乙淮蚊H穿你的拢 刮兆叛艟叨宰剂诵』莸拢窈莺莸赜昧Ω山ィ』萘⒖檀蠼辛艘簧N倚睦镎靡馐保丫恍』莸乃燃薪袅搜蹙ジ恍』莸囊醯览ㄔ技〗艚舻丶凶。味及尾怀隼础br>
  这下换我哀叫了,阴茎的痛,比被高跟鞋踩到还痛。小惠满眼的欢愉,笑着说:「我就知道你想报复。如何,跟你的婊兄婊弟见面的感觉不错吧?好好跟他们聊聊,把我抱到床上去。」无奈,我只能慢慢地抱起小惠,鸡巴被小惠的录刑簦耸埔灰贫绿辶⒖桃徽缶缤矗荒芤坏阋坏愕耐采献撸偾崆岬陌研』莘诺酱采稀P』菟人煽唤庞酶吒滋谖伊臣丈希唤旁蛴眯獾肿∥业淖齑剑悦钍降目谖撬担骸赴盐业男滋蚯唬 剐』莸恼馑荡缂馔废父崞じ吒撬浣质钡淖ㄓ眯厦娌悸Σ恋暮奂#褂凶判┬淼哪嗌常敢桓龃竽腥耍衲芨熟短蛞桓雠说男祝 刮易プ⌒』莸慕挪弊樱趴乃龋蹙ゲ煌5乜衩H猛送,企图脱离小惠阴道的钳锢,但仍然无法逃脱。
  灵机一动,我大喊一声:「我要干到你大肚子,让你生一大窝杂种!」小惠最怕大肚子,一吃惊,阴道忽然松掉,「啵」的一声,居然被我抽了出来。
  我低头看着被又踩又夹、惨遭蹂躏的阳具,肿得比平常勃起还大许多,已经红肿到发紫,我怒气难遏,正要破口大骂,此时小惠却异常妩媚,面带红靥,媚眼如丝地看着我,轻柔地整理好她的丝缎裁制的紫白花色迷你小圆裙,并且隔着小圆裙握住我的阳具,轻轻的爱抚着肿痛的阴茎,柔声的说:「老公,对不起,把你弄痛了!」并且跪了下来,双手捧着我的阴茎,不停地舔了起来。

  小惠从我的阴茎根部舔到龟头,舔着我的睾丸囊,还把睾丸含进口中,左边含完含右边,一边含睾丸,还一边搓弄着阴茎和龟头,几乎把我的生殖器全舔遍了!接着小惠把龟头含在口中,用舌头舔弄我的马眼,龟头里不断流出透明的前列腺液,与小惠的红唇间牵连成丝。

  小惠彷佛在品全世界最美味的美食一般,不停地吞吐着我的鸡巴;她的手也没停着,一手握住我的睾丸,不停揉捏,一手则不断爱抚我的肛门,我整个骨盆腔的神经全被小惠唤醒了。小惠带着妩媚且爱恋的眼神看着我,而我的阳具彷佛快要溶化在小惠的口中,我抚摸着小惠揉揉的秀发,几乎已经忘了刚刚被小惠蹂躏的疼痛。

  突然一阵剧痛袭来,低头一看,小惠一手紧紧掐住我的睾丸,一手紧紧握住鸡巴,原本温柔的嘴唇,变成疯狂撕咬的野兽,瞬间阴茎、龟头、阴囊布满小惠的齿痕。我痛得几乎要动手殴打小惠,但是婚前约定过,绝对不会对小惠暴力相向,况且美丽的小惠,不论身上、脸上,但有半点伤痕都会令我不舍!

  因此即使疼痛难耐,我也只能抱着小惠的头,任由她啃堋⑺阂业募Π停踔猎谒盼业囊蹙ィ从米啪捉赖姆绞郊蛑北恍』萆允钡哪侵滞矗鞘闭嫦虢行』萸嘁Ф衔业囊蹙ィ獾梦彝丛喂ィ怯钟辛硪恢挚旄校伸兑蹙ヒ蛭却碳ぃ堑讲恍小br>
  我开始反击,抱着小惠的头,阳具狠狠地在小惠的嘴里抽送,此时小惠居然放开了手,张大了嘴,伸直了喉咙,任由我奸淫她的嘴,甚至可以感觉到鸡巴穿过她的喉头,直达喉咙深处,食道因而明显鼓起。

  小惠不愧是熟谙性爱的深喉咙尤物,不但不会有一般女人口交时的呕吐感,还因为不自主地吞咽反射动作的产生时,像是要把我的鸡巴吞下去,那种感觉比干小惠的禄顾愕梦以谛』莸目谥锌癯槊退停和枰膊煌5嘏幕髯判』莸南掳汀P』菟只繁ё∥业耐尾浚惺钡蔽疑畈迨保够岜У酶簦梦业募Π筒宓酶睿蛑绷和瓒伎烊』莸淖炖铮侵挚旄形抻肼妆取br>
  就在快要射精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要小惠生出一大窝贱种!於是我拔出小惠口中快要射精的鸡巴,将小惠推倒在床上,用着几近强奸的方式,将又肿又痛的阴茎狠狠地进小惠的吕铮杩竦爻樗汀br>
  两人的性器官因为快速的摩擦,温度直线上升,小惠被我干得狂呼猛叫,叫春声不绝於耳。我们幻化成两头性兽的肉体,不停地互相冲撞,小惠的淫水泛滥成灾,而我早已忘却被小惠蹂躏的疼痛,一心只想让小惠受精,阴茎因为被小惠蹂躏而肿大,却与小惠那千人、万人干,早就干过无数次的淫峦耆芎希艚舭沧拧br>
  终於在激烈的碰撞中,滚烫的精液再也难以约束,狂暴地喷发,龟头死死地抵住小惠的子宫颈口,数以亿计的精虫如脱缰野马,一次接着一次随着精液强劲地喷射出去,力道之强,引发小惠的高潮,阴道里一阵阵收缩,让精液喷发的力量更加强劲。

  龟头几乎完全入小惠的子宫颈内,精虫因而被直接喷送进小惠的子宫里,直接撞击上小惠的子宫壁,并且疯狂地循着小惠体内两侧的输卵管找到小惠卵巢里的卵子,不论成熟与否,一律集体轮流强奸,甚至有个成熟的卵子被周围数百万的精虫包围,丝毫不考虑她的感受,前仆後继,就是要强奸她、蹂躏她,要她受精,搞到她大肚子!

  此时的小惠彷佛被数以千万个男人强暴,已经爽得眼神失神的看着天花板。
  射完精,我拔出阳具,将小惠双脚抬起倒立在墙壁上,拿出她常用的假阳具,塞进小惠的淫穴里,不让精液有任何机会流出来。阳具重新插入小惠的口中,小惠不停地吮吸着鸡巴,就是要把阳具里剩余的精液吸得一乾二净,一滴不剩,小惠的爱吃精真是到了痴迷的地步。

  结束了,终於结束了长达四小时的疯狂性爱,过程中被蹂躏的阳具,疼痛感再度袭来,小惠俯趴在我身上说:「老公,我好爱你。对不起,你还痛吗?」小惠温柔地爱抚着我,眼中泛着泪光。

  我怜爱的看着她:「从爱你的那一刻起,我的身体便是完全属於你,你有权支配我,只要你想、你要,我都愿意,爱你、疼你、怜你,让你享受,只是我应该做的基本义务而已。」小惠听完後,紧紧抱着我,狂吻着脸上还有她残留的淫水痕迹的我,而我真真切切的知道,小惠爱我很深、很深。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